二战后期日本外交尴尬无援而可笑的轶事

原创、首发/橘皮文书

核心阅读:1945年太平洋冲绳战役爆发以后,日本天皇已经惶惶不可终日,只能由幕后走到前台下令想尽一切办法终止战争。得到指令的日本政府羞于直接对美英提出停战请求,于是转向争取苏联为日本在盟国内说好话。为了讨好苏联,日本外交挖空心思,开出各类示好条件,无奈最终反遭羞辱,竹篮打水一场空。在这期间日本外交除了碰到很多尴尬事件,更是经历很多可笑可悲的历史故事。本文汲取部分,管中窥豹。

1945年日本大势已去

与1941年12月初日军在珍珠港以及东南亚发动太平洋战争时的所向披靡形成鲜明反差的是,1945年的日本则是呈现出节节败退、独木难支的景象。随着法西斯轴心国的相继战败投降,以及美国国力的不断强盛与军事力量报复性的反击,日本开始失去塞班、硫磺、冲绳等战略要地,日本防守战略中的绝对国防圈也因此被彻底打破。岛国基本处于一个失去制空权与制海权任由同盟国军事轰炸的国家。盟军无差别轰炸的范围不断扩大、级别不断上升,日本66座主要城市都在轰炸烈焰的覆盖之下,连皇宫也岌岌可危。日本的经济处于崩溃阶段,民生更是遭受毁灭性打击。

在这种即将亡国亡种的危机之下,虽然日本军方仍然不遗余力地提出本土决战、一亿玉碎的作战计划,但是稍有理智的人们尤其是日本政府中的文官阶层已经意识到日本最终彻底投降只是时间问题。于是他们提出了所谓“不想打仗、只想和谈”的外交计划。

外交孤家寡人、孤立无援

1933年,当日本的国联代表松冈洋右因为满洲问题慷慨宣读声明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潇洒离场退出国联的时候,他并不知道12年一个轮回之后日本在文明世界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孤立与无援。日本在四十年代初的经济、军事虽然已经屹立世界强国之林,但直到战败前的1945年放眼望去,除了已经灭亡的法西斯轴心德国和意大利,除去了日本在亚洲扶植的两三个颤颤巍巍的伪政权,日本在全世界居然只有可以帮助他传话的三个中立国:瑞士、瑞典、梵蒂冈。一个号称要与欧美瓜分世界、建立新次序的帝国居然落到如此孤家寡人的地步,可想而知日本当初的战略是何等痴人说梦。当三个中立国家的影响力明显无法说动同盟国与日本和谈,日本人只能放下身段乞求和自己签订过《中立条约》的苏维埃。


救命稻草反倒压垮自己

如今看来日本当时的外交何止是尴尬简直就是到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地步。我们都知道日俄战争,都知道日俄从来有世仇。日本政府说服自己低三下四求救苏联出面调停的理由是当时还与苏联签有《日苏中立条约》。

不过想当初日苏两家签订这个条约其实心知肚明不是为了什么友好,完全是各自自顾不暇或者战略上都需要摆脱各自不能承受之重,只是缓兵之计而已。这份合约的签订基础是:日本因为放弃北进战略,决定南进东南亚与英美开战,而苏联是因为要腾出手对付德国。而如今时过境迁,此一时不是彼一时,两国已经根本失去了原先条约的基础。

日本方面更是怕什么就来什么。1945年4月5日,苏联外交部长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一纸“休书”正式通知日方不再续约《中立条约》。这项通告对日本的打击无疑是沉重的。日苏之间将不存在哪怕书面上的和平而将实质上进入敌对国家状态。本来被寄予希望的救命稻草如今反倒会成为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么一来,日本上下全都坐不住了。

最后一搏:日本前首相讨好苏联大使

面对苏联方面的“爽约”,黔驴技穷的日本政府只能做最后一搏,请出前首相广田弘毅亲自出马斡旋苏联驻日大使雅科夫 .马利克。广田弘毅大家并不陌生,他曾经在1937年上台任日本首相后不久就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因默许南京大屠杀而在战后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雅科夫 .马利克喜欢泡温泉与喝下午茶,广田弘毅为了讨好他于1945年4月26日开始精心安排在东京附近的箱根温泉度假区招待雅科夫并拐弯抹角试图让苏联出面向盟国求和。

没想到雅科夫 .马利克早已识破广田弘毅的伎俩,温泉照泡,茶照喝,谈到关键问题总是闪烁其词避重就轻模棱两可。说得好听点雅科夫 .马利克是在和广田弘毅打太极,说得难听点就是在捉弄和侮辱自以为谈判老手的日本前外相。眼看自己的谈判条件越来越优惠,对手却无动于衷,老成的广田弘毅也终于急了,每天要请求安排多次温泉或者下午茶与雅科夫 .马利克见面,有时甚至相隔不到两小时就又来约雅科夫 .马利克喝茶与泡澡。

最后,广田弘毅不光把日本希望苏联替日本去同盟国那说好话求和的目的和盘托出而且更是压上让苏联独占中国利益和东南亚资源的底线,还索性发话只要能促成和谈,苏联想要什么利益都可以谈。没想到面对如此优厚的“中介条件”,雅科夫 .马利克同志除了对泡澡、喝茶来者不拒其他原则性表态一个没有!

原来这位外表彪悍内心缜密的雅科夫 .马利克不仅早就料到日本方面会走这步棋,而且也早就请示并得到莫洛托夫的指示,无论日本开什么条件都采取一个策略:不拒绝、不表态!

就这样,当广田弘毅带绝望的心情回到东京时,他除了泡脱了皮肤的疲倦身子和喝得鼓鼓的肚子,最终没能带给大日本帝国体面投降的路径。


橘皮文书

其实根据日本历史学家的考证,日本东条英机内阁下台前就考虑乞求苏联出面和谈,当时的日本也一直处于战与和的尴尬境地。橘皮认为,这里的所谓“和”、“终战”、“停战”,一直就是日本投降的代名词。日本人比谁都知道和是什么意思,只有力量相当之下的妥协才叫和。一方完全战败于敌方只能是投降。

日本确实是从来就想通过谈判来结束太平洋战争的。从发动战争那天起日本就一直是这种顶层设计。山本五十六在开战之初就提出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将美国海军有生力量消灭因而求得和谈的机会。如今这种机会根本不存在,谈何和谈?而这种很清楚的逻辑,却因为1945年日本死要面子的性格而被反复用来消化而事实上造成了和平进程的拖延。

谈到基于日苏互不侵犯条约那样的救命稻草,其实那时就像开战前罗斯福面对日本的和谈一样。苏联当时作为同盟国最坚强的一环已经完全不可能单独再与日本再达成任何默契。日本外交又一次错误预判与评估了苏联在二战即将结束前的格局规划,于是才会出现本文提到的那样日本一厢情愿想要利用《日苏中立条约》来谈判的笑话。而且,日本走的这段弯路让英美彻底丧失了耐心而遭致自己进一步的灭顶之灾。